首页 >  滚动 >  正文

玉兔贺岁 翰墨迎春——界首诗人范祥彪作品选编

2023-01-29 17:48:47 来源:榕城网

 

年味儿

□范祥彪

太古时期的传说

流传了几千年

一个叫“年”的猛兽

定时祸害人间

于是乎,便有了

“守岁”和“年关”

延续着神秘又希冀的“过大年”

后来,过年又叫作春节

承载着人们太多的良愿

吃过腊八饭

就把年来办

此后年味儿愈来愈浓

表现在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年味儿是赶大集置办的年货

年味儿是门户上火红的春联

年味儿是绚烂的花爆竹

年味儿是人们洋溢的笑脸

年味儿是走亲访友

年味儿是祭拜祖先

它燃烧在孩子提着的灯笼里

它绽放在老人掏出的压岁钱

它是“新年好啊”

它是“给您拜年”

它是一团和气

它是血脉相连

过年,代表着企盼

象征着团圆

意味着兴旺

蕴含着

过年,除旧布新

复始一元

一夜连双岁

五更分二年

过年,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里

是炎黄子孙难以割舍的符号

是中华民族千年凝聚的源泉

我沉醉

这传统的年味儿

我深爱

红红火火的中国年
 

 

旧梦依稀雪花飞

□范祥彪

今夜的雪

摇动酒杯的滚烫

发黄的照片

诉说着似乎湮没的时光

那年的雪很大 很大

以致裹挟了我的胆量

无奈的挥手

作别了丰满的理想

火车一声长笛

刺破夜色的苍茫

转过身,看见

茕茕的身影被路灯

拉的老长 老长

耳畔的雪花依然簌簌

那颗炽热的心在渐渐变凉

昨日是明媚的春光

今晚是雪夜的昏黄

曾经的誓约言犹在耳

别离的祝福苍白凄凉

是理想败给了现实

还是现实抛弃了诗与远方

理解和释怀

困惑和迷惘

一如这漫天飞雪

猜不着你飘落的方向

在这寂寥漫长的雪夜

思绪泛滥到无法阻挡

在醉意朦胧中

依稀又见你走我身旁

依旧那么清纯

依旧那么婧靓
 

 

诗文与书法的对话

□范祥彪

你在甲骨上孕育

我在诗经里重生

你湮没了千年不朽

我传诵过百世亨通

甲骨卜辞的韵语

是诗歌萌芽的原声

风雅颂的乐歌

从周王朝传来

钟鼎上的铭文

铸就了那段辉煌的时空

李斯的泰山刻石

瘦硬圆润

司马的子虚上林

壮丽恢宏

汉隶若群星般灿烂

照亮史记绝唱的雄风

班固的汉书之妙

抑不住张芝的草书之精

建安七子的风骨

难挡二王的逸气横生

兰亭集序名天下

诗文书法兼绝精

彭泽之樽洒遍了田园

三希之帖迷醉了皇宫

初唐四杰诗健

欧颜柳赵书工

李杜白的诗文冠烁古今

颠张醉素的书法久负盛名

在宋仁宗的朝堂上

文词极盛

而书法却不及

晋唐之风

领豪放一派的苏辛

开婉约一派的柳永

苏黄米蔡的诗书堪为

一代师宗

春江入户雨势来

三年寒食度清明

写着瘦金体的徽宗啊

是否梦见了

昨夜的小楼东风

江南四大才子

也写不尽人间的

未了之情

那就约上扬州八怪吧

来一场难得糊涂的

风雨兼程
 

 

故乡的风景

□范祥彪

柔柳下一声蛙鸣

划破寂静微寒的星空

从东园的桑槐枝里

半透出一丝微弱的晕明

早起的身影踏上清露

在连锁的犬吠中渐渐远行

薄雾在原野上缓缓升腾

麦苗摇落满身的珍珠

轻揉着惺忪的眼睛

萦绕在人们的欢笑中

头顶盘旋的鸽哨

惊扰了廊檐下双燕的呢咛

闭上眼

我嗅到了她的芬芳

听到了她的孕动

春之声哟

我故乡的风景

泡桐里几声蝉鸣

金乌送来满腔的热情

人们光着膀子

甩落满地的燥动

粉妆的小荷尖

早已立上蜻蜓

羞涩的虞美人

笑的似火般艳红

无垠的青纱帐

交织着密不透风

静卧浓荫下反刍的牛羊

甩着尾驱散贪婪的虻蝇

摇起蒲扇

我享受着清凉

她走进了梦境

夏之梦哟

我故乡风景

长空归雁的悲鸣

唤起了秋的深情

低垂的高粱穗

在夕照下愈加彤红

墙角的石榴籽笑裂了

少女般的皓齿

在枝头闪烁晶莹

屋檐下成串的红椒

像极了孩子的风铃

把丰收的喜悦

演奏的如此动听

特别是空中的那一轮

她倾泻的银辉

把玉宇清洗的这般澄明

伸出手

我捡起了霜叶

捉住了蚱蜢

秋之韵哟

我故乡的风景

秃枝上寒风的振鸣

惊呆了即将越冬的苍生

一夜紧促的动员令

催来了寒宫飘飞的精灵

她刷白了覆盖了一切

唯独留下柿树梢

燃烧的灯笼

雀儿叽叽喳喳

想必在庆幸晚餐的丰盛

这舞动的精灵

竟然一宿未停

翌日出门我踩出了

一串串清脆的诗情

在莽莽原野里延伸

回荡在苍茫的天地中

扑过去

亲吻她的冰冷

印出地上可笑的身形

冬之灵哟

我故乡的风景

四季的色彩

鲜明的个

这就是

我故乡的风景
 

 

那年的雪

□范祥彪

那年的雪

在我的记忆里

一直纷纷扬扬

北风呼啸着

大地一片苍茫

两串脚印在雪地里并行

写下青春唯美的诗行

和着天地间回荡的欢笑

你编织出

对美好明天的向往

那年的雪

一直婉转飞扬

你调皮极了

钻进我的脖颈里

粘在我的睫毛上

我呵你在温暖的手心

你融化在我火热的胸膛

我看着你的晶莹纯洁

自心中升起豪情万丈

我们曾虔诚相约

在每个寒冬里地老天荒

然而,那年的雪

是那么神秘冰凉

你来自何处

又去向何方

你匆匆地离去

带走我无穷的惆怅

我要汲取大自然的力量

在初春的料峭里

也要把你约来

诉说我别后的思念

和终日的彷徨

今冬雪又至

依然曼飞扬

时过境迁

你是否还是我心坎里

一直思恋的雪姑娘
 

 

致永别的母亲

□范祥彪

您离开已三十年

我才敢拿起笔写下

“母亲”这个字眼

是时间这剂良药

缓解着我撕心的痛感

过去的二十多年

我竭力逃避着追忆和思念

不敢回忆您

标签:

要闻